都是会员制,为何皇马内斗不像巴萨多?

来源:[db:文章来源]  作者:[db:作者]

作为2019年福布斯排行榜上最具价值的前五的俱乐部,巴萨和皇马这两家俱乐部具有着独特的品牌价值。而这一品牌价值除了与他们在球场内外的经营密不可分之外,也与两家俱乐部独特的会员制紧密关联。

而在此制度下,两家豪门的球迷对于俱乐部高层的态度可谓是天差地别。不久前,巴萨前主席巴托梅乌才刚刚在弹劾投票的压力之下带领全体董事主动请辞,俱乐部自2009年拉波尔塔卸任以后已经历了两任提前下课的主席。

而反观皇马,主席佛罗伦蒂诺从2009年重返主席之位以后,到现在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11年之久,期间在2013年的竞选中甚至没有对手直接当选。

同样是在会员制下运作,两家俱乐部的情况缘何会有如此大的区别?我们来一探究竟。

什么是“会员制”?

首先需要明确的概念是,许多足球俱乐部都有会员,比如马竞,但不是所有的足球俱乐部都是采用会员制。会员制俱乐部,指的是那些由会员拥有的非营利性俱乐部。

巴萨、皇马、毕尔巴鄂竞技和奥萨苏纳就是西班牙仅有的四家非盈利性质的职业俱乐部。

这一点将它们和其他俱乐部区分了开来,因为这类俱乐部真正由会员拥有且做主,并且自负盈亏,投资所得直接为俱乐部所用。而俱乐部的管理人员,也就是董事会,不会从俱乐部获得收入。

在体育管理学领域,它们的存在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从学科角度来说,体育俱乐部分两类:职业俱乐部和非盈利性质俱乐部。前者可以理解为私人拥有并且可以上市的体育公司,而后者挣钱的目的仅为覆盖支出,而不寻求利润。

尽管如此,这四家俱乐部同时也符合职业俱乐部的一些定义,所以学者们常常将它们视作二者兼而有之的存在。

两大豪门如何玩转会员制?

目前巴萨拥有约11万名会员,而皇马则是拥有99781名会员。

这些会员的基本职责就是对俱乐部重大事项做出审议并且在会员大会上投票决定是否通过。而所谓重大事项,通常有:俱乐部上一财年的财政报告和下一财年的预算、重大经营策略的转变、俱乐部主席更替等等。

而在俱乐部的日常运作中,起最大作用的则是俱乐部的董事会,其职责是管理、领导、经营并代表俱乐部。

在巴萨,董事会每六年一次大选换届,在皇马则是四年换届。会员们选出新任主席以后,该名主席便会组织成立自己的董事会。在巴萨,董事会人员数量规定在14-21人,而在皇马,则是规定在5-20人之间。

在巴托梅乌带领全体巴萨董事辞职以前,俱乐部的董事数量只有法定最低的14人,这是由于此前的公关门事件中6名董事集体辞职而造成的严重减员。而皇马的董事会结构则相对稳定地维持在了17人的水平。

两家俱乐部在董事会的设置上大体相似,但又有很大的不一样。就拿巴托梅乌时期来说,俱乐部董事会有七名副主席,分别主管包括财政、竞技、社会事务在内的多个不同领域。

而皇马方面则设置了三名副主席,一名秘书,其余皆为普通成员。

不难看出,两家俱乐部在董事会的权力分配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巴萨董事会的权力更为分散地落到不同的人身上,而皇马的权力则相对集中。这也是两家俱乐部的管理天差地别的重要原因之一。

拿巴萨来说,从2014年起就在巴萨担任竞技领域副主席的约尔迪-梅斯特雷,在2019年因与巴托梅乌意见不合而辞职。

对此梅斯特雷在之后的采访中表示道,自己看到了巴萨董事会内部已经在分裂,同时巴托梅乌也有意收拢权力,尤其是竞技领域的,自己也因此而选择离开。

这种分裂到了2019-2020赛季的公关门事件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在公关门事件之后,以Emili Rousaud为首的数名董事质疑俱乐部在雇佣I3 Ventures公司一事上做账,以绕过俱乐部经济委员会的审查。

在与巴托梅乌的矛盾公开化以后,他们最终主动请辞,离开了俱乐部。随后,Rousaud甚至还遭到了俱乐部起诉。

而皇马多年以来在管理层面的安静则得益于权力分配得当。佛罗伦蒂诺并不庞大的信任圈让做决定这件事变得更加容易,也少了很多不和谐的声音。

同时,这也体现了最重要的一点理念,对的决定由对的人来做,而不是由很多人来。

诚然,人固有自己的缺陷,不可能永远做出正确的选择,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是可以降低风险,但另一方面来说也降低了做决定的可靠性。

一旦权力分配过于分散,那么在制度无法限制的情况下,权力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人性使然。而这种权力斗争公开化以后呈现出来的结果,就是让会员制的巴萨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地域差异造就不同定位,巴萨深陷政治泥沼

熟悉两家俱乐部的人可能知道,巴萨和皇马很大的一点不同,就是巴萨“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而皇马自始至终都坚定它们“只是一家俱乐部”。

这就意味着,巴萨和皇马对于自己的定位有着微妙的区别,而这也刻在了俱乐部的经营理念里,具体则表现为其日常行为和决策。

巴萨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还是加泰地区的精神图腾和加泰民族主义的代言人,而皇马的定位,就是打造一个想要打造成全球品牌的体育俱乐部。

说到加泰的文化,首先我们须知道,加泰罗尼亚大区是一个政治色彩非常浓郁的地方。

近年来闻名于世界的便是该地区持续不断的独立运动,其中尤以2017年10月1号的独立公投事件(Referéndum del 1-O en Catalunya)为典型。

从曾经的阿拉贡王冠到后来俯首马德里,加泰人的尊严遭到了严重的“践踏”,和马德里方面冲突难以调和,每年的国家德比除了包含巨大的商业利益之外,其实也包含了很深的政治含义。

1919-1929年巴萨度过了历史第一个辉煌期,彼时正值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低潮。巴萨就这样成为了加泰民族主义者表达自己意志的最佳媒介。然而伴随而来的也是巨大的代价。

1925年巴萨球迷在国王杯嘘国歌导致时任主席甘伯被迫下台,5年后自杀;1936年时任俱乐部主席索诺尔因不满弗朗哥军政府统治而遭到秘密处决。可以说,巴萨在加泰和西班牙的对抗中逐渐地以一种很无奈的姿态卷入其中,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作为加泰图腾,巴萨的身上肩负了太多体育以外的政治使命,比如维护捍卫加泰的民族主义,这点从巴萨官员在各个渠道的演讲作结时总要加上的“加泰罗尼亚万岁(¡Visca Catalunya!)”就可以反映出来。

加泰人愈演愈烈的独立运动,也时常借着诺坎普这个舞台来发挥。而俱乐部最尴尬的地方在于,他们作为加泰民族主义的代表,必须声援这些举着横幅的独立势力,哪怕要冒着被西足协或欧足联处罚的风险。

相比之下,皇马的政治色彩则要轻的多。他们政治色彩最重的时期,也只是弗朗哥当政时期,而在那样一个社会中,民族主义覆盖方方面面,没有任何一个社会个体能独善其身。

皇马志在打造一个全球闻名的体育俱乐部,一个全球性品牌。商业就是他们的使命。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服务于打造皇马品牌这个目标。也正因如此,皇马在体育领域之外所做的事情比巴萨相对更纯粹。

无论是在加泰还是在马德里,各位资本家和政客挤破脑袋想当巴萨皇马的主席,其中的政治利益之丰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近些年来在巴萨这点可能体现的更为明显。

比如梦二和梦三缔造者胡安-拉波尔塔,在2009年结束了自己巴萨主席的任期以后,政治生涯迎来了新的跃升,成立了“加泰罗尼亚民主党”,并成功获得加泰议会席位。

相比之下,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皇马在当届董事会的带领下,行为方式更加务实,平日也有意保持政治上的“超然态度”无论是出身左翼抑或是右翼的政客,都在伯纳乌球场可以拥有一席之地,这也让皇马规避了不少敏感的问题。

正是加泰和马德里的这种地域差异造就了两家俱乐部独特的文化,也让两家会员制俱乐部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发展轨迹。

经营策略各有千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尽管巴萨如今陷入了濒临破产的境地,但事实是,在疫情之前,巴萨确实是创收方面最强的俱乐部。

根据德勤事务所在2020年9月22日发布的统计,巴萨以8.408亿欧元的收入荣登2019-20全球俱乐部收入榜榜首,紧随其后的是皇马的7.503亿欧和拜仁的7.115亿欧。

而在价值方面,皇马则要比巴萨略胜一筹。在福布斯于2020年7月31日发布的全球最具价值体育团队榜单中,皇马和巴萨分别以42.4亿美元和40.2亿美元的估值排在第6位和第8位。

由此可见,两家俱乐部在经营上不相上下。但是,为何在经历一场疫情后,巴萨受到的冲击却明显更大呢?这要从巴萨著名的“举债经营”说起。

根据加泰经济专家Marc Ciria的分析,巴萨的收入背后隐藏着的是俱乐部7.4亿欧元的债务,而疫情则让这一数字上升到了8.2亿。然而巴萨自从2017年内马尔离开以后,负债率已经连续两个赛季超出了2%,这也是俱乐部章程所不允许的。

而不得不提的是Espai Barça项目,该项目旨在改造诺坎普球场及其周围的 Les Corts社区,将体育与建筑完美结合,使其成为会员共享的空间,并且全年365天接待游客。

整个工程包括7个部分,其中克鲁伊夫球场的改造已经完成,重头戏诺坎普的改造则尚未启动。

巴萨向高盛集团借的8.15亿欧元,本是用于资助Espai Barça计划的推进,而这笔钱最后实际是被用来填补俱乐部财政上的漏洞,而Espai Barça计划的实现更是遥遥无期。

高额的债务背后,是俱乐部不断给球员加薪,以及在2017-2020年间不断的大手笔。

根据最新消息,巴萨若无法在11月5日以前完成30%幅度即将近1.9亿欧元的降薪,那么俱乐部或于2020年初进入破产程序。

疫情并不是压垮巴萨财政的直接原因,最大的问题是巴萨庞大的薪水支出,以及不顾俱乐部高筑的债台而推进的Espai Barça项目。

皇马方面虽未公布2020-21赛季的预算,但根据分析也将比预期少2亿欧元。2019-20赛季皇马预计收入为8.22亿欧元,而由于新冠疫情,收入缩水了约2亿欧元。然而皇马凭借近几年的健康经营,成功地在疫情中稳定住了局面。

尽管一些球员的转会费存在争议,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皇马在过去几年较为保守的经营方式,以及相对理性的引援消费都保证了皇马至少在明面上经营是稳健的。

而另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欧冠5年4冠确实让皇马在引援上长期处于动力不足的状态,以至于引来球迷的诟病,但是这也在客观上帮助皇马节省了不少开销,尤其是在转会市场渐入高烧的15-18年。

理念不同造就不同结果

我作为马德里欧洲大学皇马学院体育管理专业的学生,曾在课堂上听我们的负责人,俱乐部名宿马诺洛-桑奇斯说过,平等是皇马一个重要的理念。

在皇马更衣室内,球员的位置安排没有特殊,按球衣号码顺序排。无论你是谁,你就是代表皇马的一员,你和他没有那么不一样。

而在巴萨,不拘一格降人才,天才带动团队,是多年来的主旋律。虽然巴萨多年来倡导“拉马西亚足球理念”,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克鲁伊夫的梦一队时代,与巴萨精妙足球交相辉映的,总是一名巨星球员的天纵之才,甚至有时这名天才球员的光芒会让巴萨的团队配合变得暗淡。

这种理念上根源性的差异导向了不同的结果。从体育管理学的角度讲,策略无分对错,只取决于管理者如何选择,但不可动摇的一点是,管理者必须树立自己的权威。

巴萨和皇马两家俱乐部的管理者在这点上显然风格迥异。巴萨从2008年以梅西为核心制定了一套建队计划以后,俱乐部上下就形成了对梅西的依赖。在不断的加薪续约背后,以梅西皮克为首的更衣室大佬屡次公开呛声俱乐部,而包括马蒂诺和塞蒂恩在内的教练也在采访中承认了梅西不好管理。

不知不觉中,管理层与更衣室之间的权力天平早已悄然间发生了倾斜。

而在皇马,老佛爷铁腕的风格无疑对俱乐部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近十年来能与老佛爷分庭抗礼的只有C罗,而其余球员无不对老佛爷恭敬有加。与其说是老佛爷个人魅力使然,不如说是其管理策略上的高明。

 结语

一言以蔽之,任何俱乐部都要经历重建期的动荡,但是不同的管理模式却是一家俱乐部长期的深层次特质。管理理念无分好坏,但管理却是有实实在在的好坏之别。

而对于会员制俱乐部来说,其实管理难度比一般的俱乐部还要更高,但管理模式的可塑性也更大。

时代在不断发展,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在管理上,巴萨要向皇马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如果巴萨不尽早明确自己的定位,改变发展方向,那么在未来,恐怕这样的混乱在俱乐部还会不断上演。

上一篇:3块钱连一包薯片都买不到,却能买到真人写的1000字网络小说 下一篇:被“封杀”的陈佩斯和朱时茂
相关阅读